上海快三玩法 > 重生八零:军妻有点甜 > 重生八零:军妻有点甜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248章 肚子小点
    “爸,你总算是醒了?!?br />
    许美娇也是害怕,她虽然平时在这个家里头很是得宠。

    也老是和许首长老两口顶嘴什么的。

    可是她心里头真正敬重,佩服的却也是她自家的这个老头。

    而且,她为什么宁愿违背她妈的心思也要进部队?

    还不是受自家这个老头子的影响?

    所以说,看到许首长被她给气晕,还吐了血。

    她是真的吓慌了。

    “爸,你吓死我了?!?br />
    许美娇的声音都带着哭腔。

    看着她爸抽着鼻子,“爸,对不起,我,我刚才不是故意气你的……”

    “爸知道?!?br />
    许首长有些倦意的揉揉眉心。

    看着站在那里眉眼姣好的女儿,心里头深深的叹了口气。

    果然是老了啊。

    他摇摇头,正想说什么呢,许美姣这会儿竟然难得的乖巧起来。

    “爸,您喝茶?!?br />
    “行了,坐那吧?!?br />
    许首长接过自家女儿手里头的茶,转手放到了桌子上。

    他对着许美姣招招手,“坐下?!?br />
    “爸,您要是想骂我就骂吧,我一准儿不顶嘴?!?br />
    许首长叹了口气,“我和你说的,是你二哥的事情……”

    以前,他老是觉得少司就是他自己的亲儿子。

    是亲生儿子。

    是这个家里头的一员呀。

    可是现在……

    “你二哥呀,他是犯了法,你也是军人,知道军人的铁律……”

    “爸行了行了,我会服从纪律的?!?br />
    “爸,我求求您了,您可千万别念叨了啊?!?br />
    她爸这一说起三个纪律八个注意,一说起忆苦思甜。

    得,你得坐下来听他说半个小时!

    第二天。

    许家几个孩子都被许首长招了回来。

    “爸,你让我们都回来,到底是什么事情呀?”

    最先坐不住的还是许美娇。

    仗着她最小,得宠。

    把昨个儿气晕自家亲爹的事儿都给抛到了脑后。

    不过是一晚过后。

    她就再次恢复了嬉皮笑脸。

    许首长瞪她一眼,“别嬉皮笑脸的,都坐好了?!?br />
    “爸,您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我们都听着呢?!?br />
    “对对,爸,我们听您说?!?br />
    “我找你们过来呢,是为了老二的事情,老大,老三,老四,以前的时侯我本来想着不说,把这事儿带到棺材底下去的,可是没想到,老二出了事儿……”

    “爸您到底要说什么啊,老二到底怎么回事儿?”

    许首长的大儿子许少军是许家几个孩子当中最稳重的。

    这会儿虽然心里头也全是疑惑和问号。

    但却还是坐在那里稳稳的,声音也是平静,“和老二出事有关吗?”

    “对,这事儿呢,和老二的身世有关……”

    顿了下,许首长的声音愈发的苍老,“其实,他并不是我和你妈生的……”

    许家这边因为一个许少司而彻底的惊住。

    军区大院这边。

    顾海琼和沈南川两个人的生活已经慢慢的趋于平静。

    除了沈南川还不能如以往那般作高强度训练外。

    沈南川已经开始慢慢接手工作。

    这让江政委着实的松了口气。

    看着沈南川。

    他就差没掉眼泪,“你可算是能回来了,这些天你是不知道我怎么过来的?!?br />
    那些个小兔崽子们!

    一个个的,就盯着他,然后各种的折腾他呢。

    他现在算是服了这口气。

    这些人啊,就得让沈南川去收拾去。

    狠狠的收拾!

    “行了,这些都是你要赶紧处理的,还有这些,这些……”

    江政委直接把一堆的东西都推到沈南川的身边。

    脸上全是松口气的表情,

    “这些天你嫂子可是天天让我睡宿舍,说我回去吵的她睡不着,这下我总能回家去睡了?!?br />
    天天晚上抱着自家媳妇。

    他也想啊。

    “对了,你这也算是好了,哪天找个时间,来家里头吃顿饭?!?br />
    江政委笑着看向沈南川,“我让你嫂子煮,算是庆祝你小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br />
    沈南川本来想说‘来我家,让我媳妇煮’,可话到嘴边,想到自家媳妇如今的身体情况后。

    他便对着江政委点了下头,“行,看看哪天定好时间,我让小玲去帮嫂子?!?br />
    “帮啥帮,做顿饭有啥,趁她休息的时侯就行?!?br />
    江政委大手一挥,走路都是脚步带风。

    站在办公室的外头。

    抬头看着头顶上瓦蓝的天空,他一脸满足的咪了下眼:

    有人帮他把那些事情扛起来。

    这感觉可真TMD的好!

    沈南川虽然已经回到了团里头。

    但是他现在的身体却是经不得劳累,更承受不了太多工作压力的负重。

    为了防止某个男人忘记自己身体的情况。

    顾海琼直接选择了一日三餐盯着他。

    早上的时侯沈南川是在家里头吃的,至于中午,嗯,顾海琼送过去。

    只要她在家。

    对此,沈南川自然是高兴的接受。

    自家媳妇看重他啊。

    心里头在意他!

    时间转眼又过去三个月。

    顾海琼的肚子已经吹气儿似的大了起来。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顾海琼的错觉还是怎么的,总觉得自己这肚子,比一般人的要大。

    心里头嘀咕着。

    她忍不住问沈南川,“我怎么觉得这肚子长的太快,比一般人都要大???”

    “啊,有吗?”

    沈南川正吃午饭呢,这段时间他也是瞧着顾海琼的肚子一天比一天的大。

    哪里还敢让她来回的走???

    恨不得把顾海琼这个媳妇给放到自己口袋里头随时带着,装着!

    所以,他是得空就回家。

    回家看看。

    回家,吃饭。

    不然自家媳妇就得两头跑啊。

    虽然大院距离军区那边挺近的,就是以着顾海琼现在这慢慢磨的步子。

    顶多也就是十分钟的路。

    但是!

    自家媳妇可是大肚子啊。

    这万一在路上没走稳没踩稳摔了跌了碰了啥的。

    他找谁哭去?

    所以,沈南川是能尽量的回来就回来。

    不回来的话他都是让哪个有空回家来说一声儿什么的。

    今个儿是他上午才开了个会。

    一直到十一点多才开完。

    沈南川和江政委几个说了一声,自己就慢悠悠的回了家。

    手里头提着从食堂打回来的饭菜。

    他一进家门,就看到自家媳妇正准备洗菜收拾呢。

    好嘛,沈南川就觉得头皮一麻。

    噌的一下跑过去,“媳妇你放下,不是都和你说了,这些你别动,我回来煮就行?!?br />
    看一眼顾海琼那挺着的肚子。

    沈南川心有余悸,这得,多累呀。

    想到这几天晚上有时侯顾海琼都睡不着觉,翻来复去的说喘气不舒服……

    沈南川的眸子里头闪过一抹心疼:

    以后,他得对自家媳妇更好一些才是。

    顾海琼想吃醋溜白菜。

    沈南川提回来的两个菜是她昨个儿晚上念叨着想要吃的。

    刚好今天食堂有。

    他就都打了回来,没想到自家媳妇口味又变了。

    沈南川失笑之余,手脚麻利利的洗菜、切,生火,热油,炒……

    其间顾海琼还极为的不放心。

    一个劲儿的念叨着,“你多放点醋呀,还有,少放点油,别吵太老了,盐你放了没有?”

    “放了放了,都放了?!?br />
    沈南川随手拿个盘,把菜装好,“媳妇,保你吃了这回下顿还想吃?!?br />
    色泽鲜艳。

    热气袅袅中,顾海琼吸了下鼻子。

    她的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拿筷子夹了些白菜放到嘴里,细细嚼了两下。

    顾海琼的双眼就亮了起来,“沈南川,这菜真的很好吃,唔,这一盘都是我的了啊,你不准和我抢?!?br />
    “……”

    “媳妇,那又不是什么好吃的,你要是想吃回头我再煮?!?br />
    沈南川帮着顾海琼夹了块鱼,“你多吃点呀,这鱼可香了?!?br />
    “呕……拿开,赶紧的啊?!?br />
    没想到沈南川往顾海琼面前才一放,看着那块鱼肉。

    顾海琼直接就胃里翻腾了起来。

    也不是呕吐。

    反正就是不舒服,不得劲儿。

    把沈南川吓了一跳,“媳妇,你没事吧,哪里不舒服?”

    “你走开,赶紧把那鱼肉给我弄走啊?!?br />
    “好好好,我这就拿走?!?br />
    沈南川手长脚长的把那碗鱼肉给端走。

    回过头,又递给顾海琼一杯水,“快喝口水冲冲,漱下口?!?br />
    直到顾海琼的气息渐渐平复下来。

    坐在椅子上。

    顾海琼的脸色有点不好看,瞪了眼沈南川。

    没胃口了!

    “媳妇,都怪我,你再多少吃点,???”

    明明昨晚都要睡着了还念叨着要吃鱼呢。

    他就看到食堂有鱼。

    没想到……

    “是怪你?!?br />
    顾海琼哼哼两声,又勉强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

    沈南川很快把碗筷收拾好。

    回过头。

    他端了杯水给顾海琼,“好点了吗,要不咱们还是去卫生所看看吧?”

    看着顾海琼,他眼里头全是担忧。

    “不是说三四个月以后就不再吐,不会难受了吗?”

    “你之前一段时间都好好的?!?br />
    “怎么今天突然又难受了?”

    沈南川很紧张,“不会是哪里不舒服吧,我还是陪你去看看吧?”

    “不用?!?br />
    顾海琼摇摇头,拒绝了沈南川的提议。

    甚至还赶他,“我就是被那个鱼味儿冲了一下,这会儿已经全好了,你不是说下午还要忙吗,赶紧走吧?!?br />
    “真没事?”

    “没事没事,赶紧走你的?!?br />
    顾海琼一脸嫌他烦、罗嗦的样子看的沈南川好笑不已。

    他摇摇头,“行,那你在家休息,我回头去接一一,然后带她回来?!?br />
    “还有,晚饭你别煮,等我或是小玲回来做?!?br />
    “这里有水果,你要是饿的话先吃一些,垫下肚子?!?br />
    “我不会回来太晚的?!?br />
    沈南川唠唠叨叨的,落在顾海琼身上的眼神是满满的不放心。

    可是,再不放心,他也得回趟团里头。

    “媳妇,要不我把你扶到床上,你去睡一觉吧?”

    等到睡醒了。

    说不定他就可以从团里头回来了?

    顾海琼瞧着他扑吃一乐,“你啊,堂堂的沈团长,什么时侯变的婆婆妈妈起来?”

    “和个女人似的?!?br />
    沈南川,“……”

    直到回到团里头。

    沈南川还在郁闷呢,自己是关心媳妇好不好。

    怎么就被当成了女人?

    不过也就是那么念头闪过,他就立马专心起手头上的事情来。

    他得赶紧把这些事情处理好。

    然后早回家啊。

    三点半。

    眼看着奔四点。

    江政委手里头提着个热水壶从外头走了进来。

    “来来,歇会儿,喝点水啊?!?br />
    “哎,老江你来的正好,我问你个事儿呀?!?br />
    “啥事儿你说?!?br />
    江政委坐在另一侧的椅子上,没把自己当外人的弯腰把沈南川的茶叶给摸出来。

    捏了一撮茶泡起来。

    把茶杯放到自己的鼻子上。

    热气腾腾中。

    他一脸惬意的吸了口气,“还是你这个茶好?!?br />
    “行了,你一会走的时侯拿走?!?br />
    “哟,这回舍得给我了?”

    沈南川听到这话不禁乐了,“你这一天天的来我这里寻摸这茶叶,就是我不给你,再过不了几天这茶也都得进了你肚子,还不如让你拿走呢,省得天天过来烦我?!?br />
    江政委听到这话哈哈大笑起来。

    不过,他也没客气,直接把那茶就放到了一边桌角上。

    “这可是我的喽,哎,我说我最近太忙,这脑子有点不好使,你一会记得提醒我走的时侯拿着我的茶叶啊?!?br />
    得,这一会儿他的茶叶就成他的了。

    沈南川都懒得理他。

    两人又说了会子话,沈南川突然想起件事儿,“对了,老江我问你啊,嫂子生苗苗那会儿,肚子有多大???你说,能不能让这肚子小一点呀?”自家媳妇那肚子,他瞧着都替她累。

    心疼!

    扑。

    江政委把嘴里头的茶都喷了出来。

    肚子有多大?

    他哪记得这些啊。

    瞪了眼沈南川,“你小子,脑子进水了吧?”竟然问这个?

    女人怀孩子。

    还肚子小点儿……

    这事儿,是能随便决定或是搞定的吗?

    ------题外话------

    推荐好友久陌离新文《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

    (一对一军婚宠文,男女主身心干净,欢迎跳坑)

    她是夜家二小姐,洒脱随性,既当得了学霸,也做的了兵王,诠释了什么叫做低调的嚣张;

    他是一名普通军医,芝兰玉树,风度翩翩,人前温文尔雅,人后阴狠冷漠;

    她在军营里混的风生水起之时遇上了他。

    “想要我吗?”他问,笑容迷人。

    她被晃了眼,鬼使神差地点了头,从此深刻理解了什么叫做“春宵苦短日高起”。

    有人问她,你夜家二小姐要颜有颜,要权有权,为何看上了一个“花瓶”?

    她嗤笑,花瓶?眼瞎的人类啊。

    **

    她说:即便是全世界都背叛了我,但他绝对不会。

    他说:我不喜欢这个世界,但我愿意为了你,尝试着去喜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上海快三玩法 > 重生八零:军妻有点甜 > 重生八零:军妻有点甜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上海快三玩法 | 返回目录
  • 砀山现象:打造互联网特色小镇新样本 2018-12-09
  • 志愿者送来爱心物资 暖热孤残孩子们的心 2018-12-09
  • 北京市房山区区长陈清拟任区委书记 2018-11-30
  • 为何“最美晚霞”总在暴雨后? 2018-11-30
  • 一台戏改变一个藏族村庄 2018-11-26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你屋里的生产资料不是交给有能力意愿和行动的人掌握而是平均分给每个家庭成员? 2018-09-05
  • 独立思考与无私奉献——蔡美彪先生的学术与学风 2018-08-17
  • 摄影师凌晨捕捉迪拜天际线 彩色“雾毯”如仙境令人迷醉 2018-08-17
  • 2017年邵逸夫奖在港颁奖 5位科学家获此殊荣 2018-07-25
  • 包“橘粽”着古装读《橘颂》 重庆大学生这样过端午 2018-07-25
  • 端午假期国内游客超8900万人次 全域旅游见成效 2018-07-24
  • 《风暴舞》亮相上海电视节 或成年度期待大戏 2018-07-24
  • 清华同衡规划设计院副院长、景观中心主任胡洁精彩发言 2018-07-24
  • 粤港澳大湾区未来有望成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 2018-07-23
  • 和顺“四个不放过”严查隐患 2018-07-23
  • 81| 665| 113| 130| 279| 597| 292| 707| 444| 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