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快三玩法 > 民国夫人 > 民国夫人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499章 真的好喜欢你
    简安欣的话惹得那些天将们,以为自己早上出门脑门子被门卡过,一个个都傻愣愣的。

    神荼衿御轻咳一声道:“夫人,最近喜欢上了戏曲,看什么都像在演戏!各位仙官,勿要见怪,勿要见怪!”

    在神荼衿御同天将们说话间,简安欣闻到了一股暗幽幽的莲香,挣脱神荼衿御的手后,朝莲池跑去。

    一池的墨莲瞧得简安欣身躯一顿。

    墨莲对面站着个身着锦袍的年轻男人,那男人手抚着一朵初绽的墨莲喃喃自语着:“阿莲,我种了你最喜欢的墨莲,瞧,它们都开花了!”

    明明是极普通的一句话,从那男人口中说出,显得极为酸楚沉重。

    “莲花妖!”简安欣忍不住叹道。

    男人闻声,朝简安欣望来。

    见是简安欣,原本蹙紧着的眉头幽幽舒展开,三两步走至简安欣跟前说:“简姑娘,求你让我见见阿莲吧!”

    简安欣望着眼前的帅哥,细细打量起。

    长得倒是不赖,不过,比起她家金鱼要逊『色』些!

    见男人一脸的暗伤,简安欣垂眸凝思,难不成他喜欢上了一只莲花妖?却由于种种原因,最后两人被迫分开!

    简安欣也不知自己哪来的见地,大约是从戏谱上瞧来的,反正在她眼里,男女那点狗血事,戏谱里都能找到。

    纤手往不盈一握的腰上一叉,道:“仙妖殊途!放下执念,才是王道!”

    帝临天被简安欣的话给震住,想到以前她总是劝他要珍惜梵莲,如今梵莲走了,她怎就态度大变?

    是她变了,还是梵莲不要自己?

    帝临天眉头蹙得紧紧:“我知道错了,只求能再见阿莲一面!”

    “叹,人家在时,你不知道珍惜,失去以后,才感知后悔!这世上若事事都能随心所愿,还要这天道伦常做什么!”神荼衿御轻叹一声,从莲池那头走来。

    一头银发衬着那身胜雪长袍,倒是十分养眼。

    帝临天有许久不见神荼衿御,没想到再见面,他这个哥哥已换作一副模样,“你的头发?”

    神荼衿御望着一旁傻笑的简安欣道,眉头敛敛道:“吃过情方知其中的滋味!帝君总算明白过来!”

    帝临天心口瑟痛起,“扑通”一声跪在神荼衿御跟前:“求兄长让我见下阿莲,否则,此生我都放不下!”

    “那梵莲本就不属九天之物,因欠你一份恩情,特来九天还情,如今你俩恩怨两清,你又何必再苦苦寻她!”

    “求兄长成全!临天知道,兄长是神尊,这世上还没有兄长办不到的!”

    帝临天鼻口酸苦的紧,连声音都失了调。

    神荼衿御却在心里暗叹。

    或许,在外人眼里他真的无所不能,可惜啊,他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救不了!

    望着一旁傻笑不止的简安欣,神荼衿御脸上浮起一股暗伤。

    “好可怜!金鱼,你就帮帮他嘛!”简安欣闻声步到神荼衿御身旁,扯着神荼衿御的一角衣袖娇笑道。

    帝临天这才发觉简安欣举止有些失常,却不敢对此事多言,跪在地上直等着神荼衿御发话。

    “也罢!本尊就帮你这一回!成与不成,全凭天意!”

    “好嘞!我就知道,金鱼是个大好人!”简安欣说时,小嘴嘟起,又在神荼衿御脸上“?!鄙弦豢?。

    神荼衿御哭笑不得,“欣儿乖乖在这等我,我帮临天帝君去见梵莲,一会就过来!”

    简安欣愣愣地点头。

    只见神荼衿御白影一闪,瞬间入了墨莲丛中。

    一身白袍如云翻卷,此时他站在最大的一朵墨莲上,两手捏作兰花,随着口中咒语开起,两手反复比作。

    池中的墨莲,在他的咒语声中,陆续吐出一颗颗晶亮的莲珠。

    那些莲珠齐齐地飞向空中,最后聚集一团,凝化成了一颗。

    莲珠在空中跃动,没一会珠里出现一抹俏丽的身影。

    帝临天一看珠里的人,身影一闪,朝莲珠飞去。

    简安欣昴着脖子望着莲珠,只觉那珠里的女人好面善,咧嘴大笑道:“好漂亮的姐姐!”

    神荼衿御传音给帝临天道:“乃珠乃是梵莲原魂凝化,你所见到的,不过是她对你的一丝旧念,你只有一柱香的时间,有什么话赶紧说!”

    “有劳兄长!”帝临天朝神荼衿御拱手作揖一番后,走入莲珠中。

    珠内的梵莲身形虚浮,却被一团耀眼的白光笼罩着。恰如神荼衿御所说,这是梵莲对他的一丝执念。

    帝临天鼻口酸胀着,望着虚浮的人儿,开口唤道:“阿莲,我好想你,对不起,是我害了你,若一切能重来,我定不会那样子对你!”

    梵莲拂袖轻笑起:“帝君无需自责,你我之间全因一个‘恩’字,如今恩情已了,早是互不相欠!”

    “不,阿莲,我们之间永远还不清了!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

    莲珠中的梵莲身躯一顿。

    在她活着的时候,做梦都在等他这句话,可是直到她死,这个男人都未道破那个字。如今她已身归佛门,他倒是脱口而出,他是在哄她吗?

    “我已归入佛门,‘情’与我,不过是万番劫难中的一个,望,帝君就此忘了我,切勿再因我伤了心情!”

    梵莲说时,背过身去。就在她身影即将消失间,帝临天不顾一切地朝虚浮的梵莲扑去:“我只想与你在一起,哪怕是死了,我也心甘情愿!”

    “帝临天你疯了!你是帝君,而我已归入佛门,我们俩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梵莲说时将帝临天掷出莲珠。

    不想帝临天早就抱着必死之心,居然使出毕生修为,朝梵莲中的那抹虚影扑去。

    “嘭”一声巨响,莲珠瞬间爆裂。

    帝临天口喷大血,身躯被爆裂的莲珠震了出来。

    帝临天像根脱离皮『毛』的鸿羽,望着一身墨袍的梵莲,喃喃念道:“阿莲,若有来生……我定不再负你!”

    “帝临天!”正在西天大雷音寺莲池中打坐的梵莲,惊呼一声后,口吐大血。

    “阿弥陀佛!”如来的声音响起。

    梵莲来不及拭去唇角的血水,双手合一,跪在莲叶上道:“求佛祖点化!”

    “老衲早替你算过,你此生有两劫要度,其中一劫已度经,本以为这第二劫,若原主罢手,倒能免去你这一劫,如今看来,原主并未罢手,所以此一劫,需你自己来度化!去吧!”

    如来身沐佛光中念道。

    “多谢佛祖!”

    梵莲朝如来拜了三拜后,身影随即消失。

    “帝临天!”

    梵莲身影一点点变实。

    帝临天没想到梵莲会真的出现,唇角逸出一丝笑意后,晕了过去。

    梵莲将帝临天扶至地上,见他内伤极重,当即给他灌输起真气。

    简安欣望着梵莲拍手笑道:“姐姐比刚才在珠里的还要好看!”

    梵莲闻声朝简安欣望来,见她傻痴痴的,娥眉拧拧道:“她这是……”

    神荼衿御知简安欣这痴傻病是瞒不住的,朝梵莲点头道:“如你所见!”

    梵莲细细想了想道:“听闻,南海有位妙善世尊,可化解一切病痛疾苦,神尊要不带简姑娘去南海试试!”

    神荼衿御早听说过妙善世尊这个人,只是一直未有机会拜访,再者,他是宇宙之主,屈尊南海,不免让人瞧轻了他,出于颜面,一直未登临南海。

    如今为了简安欣,他这副尊颜自然要放下,开口道:“多谢尊者提醒!”说时牵着简安欣就要往回走,不想与迎面而来的天帝相遇。

    怎么说天帝也做了他一世父亲,神荼衿御不想同天帝起冲突,转身就要往别入去,却被天帝唤?。骸袄戳?,就陪朕说会话!”

    帝临天也听到了天帝的声音,捂着心口幽幽醒来,咳了几声后道:“请恕儿臣不孝,不能给父王请安!”

    天帝瞥了眼面『色』苍白的帝临天,又望了望一脸惊惶的梵莲,叹道:“你们的种种,朕已不想过问!你俩下界一趟,也好了了你们的心愿!”

    “多谢父王!”

    “多谢陛下!”

    帝临天与梵莲异口同声道。

    说时,梵莲扶起帝临天,朝轮回台走去。

    简安欣听闻,大笑说:“下界,指得是回河店吗?”

    众人一愣。

    梵莲与帝临天也没想好要到哪里历劫?毕竟天有一方,地却有十万万方,听简安欣这么一说,梵莲有些心动。

    她跟简安欣相处过一段时间,喜欢简安欣那种不拘小节的『性』子。她想,能养出那样『性』子的地方,定然十分特别。

    扯了扯帝临天的衣袖,两人相视一笑,随后纵身跃下轮回台。

    “哎,漂亮姐姐,我还没说完呢!”简安欣忽然想起,河店前两日死了人,镇上的人说,是鬼弄死的,她这会才想起,没想到那两人跳得那么快,害得她直朝轮回台追去。

    轮回台处,疾风呼啸,若是轻轻往里面一跳,入了指定的世界还好说,若是入了不知名的地方,要寻个人,如同大海捞针。

    神荼衿御可不想简安欣再出意外,身影一晃,瞬间到了她跟前,攥紧她的手道:“天上一天,人间一年,二十年,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眨眼间的功夫!随他们吧!”

    简安欣噘嘴道:“可是,镇上闹鬼??!鬼会吃人的,我怕漂亮姐姐被鬼给吃了!”

    简安欣的话让天帝听着揪心,毕竟帝临天可是未来的继承人,真要出了事,可有他追悔莫及的时候。

    神荼衿御任由简安欣说着,其实他是在试探天帝,果然他这位父亲还是念着那小子的。

    “我们走!”未等天帝回神,神荼衿御已带着简安欣离开,转眼两人出了南天门,穿行在层层云雾里。

    简安欣一刻都不敢放开神荼衿御的手。

    他的手好大好温暖,将她的小手全全包覆住。她满意地望着他笑,下意识将小脸往他心口处凑去。

    刚在天庭,她看到好多漂亮姐姐,望着她家金鱼笑的。她一见到那些姐姐,心里就莫名的紧张起。

    “你会一直对我这么好的吧?”

    简安欣又将脸朝神荼衿御心口处贴了贴。

    软言细语地,加上她身上发出的特有幽香,让神荼衿御心血浮腾,在简安欣未回神间,他吻了吻她的额头。

    简安欣抚着被他吻过的额头,咯咯笑道:“凌凌说,长辈才亲额头的!你是我的长辈吧!”

    神荼衿御一副被雷倒的,身躯僵了僵,差点从云端上滚落,好在他即时调整思绪。知简安欣现在的智商不过是个孩子,他怎能同个孩子计较起?

    “那只鸟它懂什么!”神荼衿御开口道。

    “你也认为它是只鸟!”简安欣终于发现自己的辨识没有错误。

    “它本来就是一只鸟,只不过,它喜欢扮成蔬菜的样子出来逗萌!”神荼衿御笑着说。

    凌凌一个喷嚏接着一个喷嚏打着,它用胖短的蘑菇手捂住鼻子,深怕一个不慎,下个喷嚏出来,将它刚倒好的茶水给喷了。

    “是主人在说我么?我要不要去找他们?”

    可一想到,神荼衿御的留言,是要它留在河店看家,只能打消念头。

    叹,它一只神通广大,无所不能的守护兽,居然被人当成了看家犬使,呜呜,好伤自尊??!

    简安欣窝在神荼衿御怀里,没一会就睡着了。

    她也唯有在睡着的时候,神情是正常的。她自打醒来就一直有梦呓的习惯,时不时会呓语几句,梦呓时说出来的话,倒比她醒着的时候正常。

    神荼衿御为让她睡得舒服些,随手化出一叶飞舟。

    那飞舟上设有舱室,舱室里摆放着一张软软的大床。

    神荼衿御将简安欣放在床上,替她掖好被角刚要起身,发现身躯被什么东西给卡住。定晴一看,见一只衣袖被简安欣攥在了手里,唇角不由浮起一丝笑意。

    他将简安欣的手拿开,刚要起身时,简安欣忽然开口说:“你不会是嫌弃我了吧!”

    神荼衿御身躯一顿,以为她已清醒过来,转首一望,人家正闭着眼,没一会就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简安欣一觉醒来,未瞧见神荼衿御,感觉自己被人遗弃,赤着脚朝船头处跑来。

    “金鱼!”

    她一边走,一边喊着,可是等了又等,未等到神荼衿御的回应,她急得大哭起,“往后,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求你,不要抛下我好不!呜呜!”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快三玩法 > 民国夫人 > 民国夫人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上海快三玩法 | 返回目录
  • 美商务部长表示美国正加大力度吸引国际游客 2019-03-23
  • 2019款马自达MX-5 Miata 驾驶能力提升 2019-03-19
  • 日照市道路货物周转量增幅位居山东省前列 2019-03-19
  • 也门国防部说打死250名胡塞武装人员 2019-03-13
  • 评论员观察:70年正青春,不停步向未来 2019-03-13
  • 砀山现象:打造互联网特色小镇新样本 2018-12-09
  • 志愿者送来爱心物资 暖热孤残孩子们的心 2018-12-09
  • 北京市房山区区长陈清拟任区委书记 2018-11-30
  • 为何“最美晚霞”总在暴雨后? 2018-11-30
  • 一台戏改变一个藏族村庄 2018-11-26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你屋里的生产资料不是交给有能力意愿和行动的人掌握而是平均分给每个家庭成员? 2018-09-05
  • 独立思考与无私奉献——蔡美彪先生的学术与学风 2018-08-17
  • 摄影师凌晨捕捉迪拜天际线 彩色“雾毯”如仙境令人迷醉 2018-08-17
  • 2017年邵逸夫奖在港颁奖 5位科学家获此殊荣 2018-07-25
  • 包“橘粽”着古装读《橘颂》 重庆大学生这样过端午 2018-07-25
  • 963| 768| 805| 424| 413| 673| 968| 804| 418| 150|